大家好,我是瓶



喜欢睡觉和写东西

愿望是不长智齿以及世界和平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坑还没填呢……



头像是儿温/武云舒(螺画的)








在交往的过程中,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个变态这件事.JPG
























哟?还没走?我真的是一条搜掉的咸鱼,渣到死就是我,OOC到死就是我,有时会写东西称不上文手。希望能和更多的同好做朋友! !
 

《并不知道还叫什么(》

   



















——下面请进去某瓶的列梗碎碎念(






       据说,武当派的弟子们都是被掌门一个个地从不同的地方捡回来的。宋居亦便是众多弟子中的一员,他是从后山捡来的。刚被捡回来的时候,刚过总角,豁着一口小牙到处跑。东走走,西看看的,那双大眼睛里似乎藏满了对这个新地方的好奇。

       因为在幼学时,独自出门去华山和弟子们以武会友并获胜的宋居亦,从小看着长大的郑居和郑妈妈很是欣慰,便给予了他一个奖励。小小的居亦奶声奶气地说想让师兄亲一下,令郑居和吃惊的是平日里想偷懒又没办法的师弟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奖励来临之时竟然不是什么,能不能去掉一天的课业啦,或是降低课业难度啦。吃惊过后便对上面前人的充满期待的眸子,里面似乎闪着光。他宠溺地笑了笑,揉了揉居亦的头,然后轻轻在他软乎乎的小脸蛋儿上啄了一口。

      之后的一日里,武当被暗香邀请来门派比武切磋,但谁知前来的并非暗香的弟子们而是伪装成的万圣阁杀手,不知晓此情况的武当弟子们也并没有使出全力,大师兄郑居和便是其中一人,抱着只是会武罢了为何要动真格呢的想法,在一旁观战的宋居亦发现了其中的不对,纵然是暗香弟子下手会如此狠吗?不对,这……以招式来看的话并非为暗香所用的,该说并非任何一个名门正派所用的招数。仔细嗅闻着,一股烧糊了东西的味道,不对,这空气里怕是被人下了毒,宋居亦悄悄挪着步子试图接近混战中的同门弟子们,通过层层烟雾看到了嘴唇有些微微发紫的郑居和,这分明是中了毒的症状,一个鹤亮翅打过去,宋皮皮就起个大轻功抱起郑坏坏回了在不远处的暂住地,看着怀里已昏迷不醒的师兄,转头对车夫让他快马加鞭回武当,待掌门萧疏寒运功检查后,发现确实为当时吸入的毒物,便飞鹰给在云梦什么老是弟子来武当解毒。看着心急如焚在郑居和身边团团转的徒儿,萧疏寒上前安抚道:“居亦,放心,居和他会没事的。”受伤并且中毒了的郑居和在床上一昏迷就是好几日,这期间都是宋居亦来送药,然后用嘴把药渡过去啥的
















           这只是个脑洞啊我又又又又逼逼了一大堆,各位大佬就凑合凑合看吧,小的近期就产出。这个梗和之前螺若的 @一个海鲜 小孩亲亲大人亲亲有些类似但真不是撞梗……不过之前那篇我也会有配文的!冷坑白嫖最为致命,小的产粮啦(

评论(18)
热度(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