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瓶



喜欢睡觉和写东西

愿望是不长智齿以及世界和平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坑还没填呢……



头像是儿温/武云舒(螺画的)








在交往的过程中,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个变态这件事.JPG
























哟?还没走?我真的是一条搜掉的咸鱼,渣到死就是我,OOC到死就是我,有时会写东西称不上文手。希望能和更多的同好做朋友! !
 

《无名指的归属》


      

那个,大家好啊又是我。2018的第一篇,新年里还请多指教。



            仔细想想,和自己的幼驯染谈恋爱已经有九个年头了,绿谷出久就没他嘴里听出半点儿想结婚的意思。难道是自己想太多了?小胜他压根儿就不想和自己结婚吗?虽然他俩吧,关于恋人间该做的都做了,日子淡得出奇,他们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偶尔放假偷闲跑出去约个会就算完事儿。眼看着就要迎来他们交往的第十年了,绿谷出久想做件刺激的事儿。
        冬天就是想把自己锁在家里的暖炉里不动弹的天气,爆豪仰着躺在暖炉里如是想着,桌上是摆好的水果啥的,本来冬天对于自己的个性就是很不利,正好请了年假窝在家里哪儿也不愿意去。他踹了一脚裹在暖炉那头的人,只露出像海藻般乱糟糟一个头的绿谷:“喂,臭久,滚去做饭今儿到你了吧。” “别踹我嘛,小胜。”绿谷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蔫蔫地说。“什么嘛,分明是小胜不想起来才叫我去做饭的。”被戳穿的爆豪气儿不打一出来,又踢了一脚绿谷,“叫你去做饭哪儿那么多废话。”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好委屈,又不得不从温暖的被炉里爬出来去做饭。但在那之前,他悄悄地从下面钻过去用双手环住毫无察觉的爆豪的腰,扣住脑袋就凑上去,暖烘烘的混着刚吃过橘子的味道的吻。“干什么啊你快去做饭。”爆豪推搡着。“嗯嗯,知道啦。”绿谷恋恋不舍地离开温暖的被炉和烘得热乎乎的爆豪。
      “小胜,吃猪排饭可以嘛?”绿谷扯着嗓子从厨房问道。“随你。”传来爆豪闷闷的声音。绿谷刚要打开冰箱的时候,又传来一句:“敢不放辣椒你等着。”拿着食材的手抖了抖。小胜还真是喜欢吃辣的这点从小就没变。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拎着两根小辣椒进了厨房。爆豪百般无聊地躺在暖里里刷手机,无非就是一大堆新年祝福啦,反正是群发信息他也就没怎么仔细看。原A班的同学们该结婚的结婚,该工作的工作,毕业以后联系就不多了,除了和自己在一个事务所的切岛此外还有濑吕,上鸣。最近还听说切岛要和芦户结婚了,不过他俩从初中起就认识了也就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他放下手机,翻了个身从被炉边缘的缝隙处望外看,如今No.1英雄绿谷出久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他不禁莞尔,认真起来的男人最帅这话他必须得承认。没事儿在家的时候也会去看绿谷英雄活动的实况转播,深深怀疑电视里的英雄人偶和平日里温顺的他并非同一人,有时会很吃惊他所熟知的那个绿谷出久也能有那样严肃认真的神情和如同前任All Might的无畏笑容。
        而在做饭的另一当事人却紧张得像即将要职场面试的新晋英雄。捏着下巴在厨房里来回踱步,看着面前冒着咕嘟的锅子,自己的心好似也要一同沸腾一样。是的,今天是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No.1英雄绿谷出久准备向自己的恋人求婚。他口袋里装着求婚用的戒指,然后不停地攥着那个天鹅绒的小盒子。心想着到底该怎么办,眼看着锅子里的水马上就要溢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并将盖子掀开。“想什么呢啊废久?锅子咕嘟了没看见啊。”爆豪一边拿着锅盖一边对着绿谷吼道。“啊,抱歉小胜。在想些事情罢了哈哈……”绿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哈了哈腰。“行了,你也别干杵在这儿,把旁边切好的猪肉拿过来。”爆豪似乎是发现了绿谷的不寻常便也没说什么。
         待两人一起将热气腾腾,撒了一大堆辣椒的猪排饭端上桌面,面面相觑地吃着饭。「这个废久和平时不一样,到底在想什么啊他……」爆豪时不时抬起眼眸看向面前的人,只要他们眼神有了接触绿谷便悄悄地移开视线,就像他们刚开始交往一样。“你要是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跟我整这些没用的,小瞧我吗你?” 绿谷睁大了那双即使成年了以后还是大于常人的墨绿色眼睛。“小胜……”绿谷慢吞吞地开口道。「天哪……太烦人了!到底是为啥要和他交往居然还这么久了……」爆豪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碗里的饭,“不是的,我我没想什么,快新年了呢小胜有什么愿望嘛?”绿谷忙摆手,别扭地扯开话题。「没想什么才有鬼呢,好啊,不说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要瞒到什么时候。」“白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吃饱了滚去洗碗。” “哦哦,好的。”他看着绿谷愣头愣脑地端着碗进厨房。唉,果然我认识的绿谷出久是个傻子吧。
      「抱歉了小胜,只能瞒着你一小会儿。」绿谷在心里念叨着。盯着电视屏幕,全是啥世界各地的新年倒计时节目,爆豪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一定是被炉里太暖和了。而旁边的绿谷自打做晚饭之后就不正常了,盘跪在垫子上紧张兮兮地盯着面前的电视,虽然在爆豪胜己眼里,他本身就不正常。
        接近零点的时候,窗外响起的烟花声成功地将昏昏欲睡的两人惊醒。绿谷一脸兴奋地指着外面,“呐呐,小胜去看烟花吧,就快要新年了哦。”“烟花有啥好看的。”但是拗不过索性跟着去了。看着身边的人被烟花所笼罩。「嘛,新年里希望家里人都身体健康,还有…他…不要受伤要好好地一直在我身边。」爆豪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向外望去。“小胜。”“嗯?”爆豪有些困倦地半眯着眼睛,红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烁着。“新年快乐!然后…” “新年快乐废久。”爆豪伸了伸手示意他过去。结果绿谷出久错开了他的手,爆豪刚想说点什么,便看到他单膝跪下,从口袋掏出了那个他准备了有些日子的小盒子,打开。“小胜……这是我们交往的第十年,我真的非常,非常幸运地能和你住在同一屋檐下,一起生活这么多年。那个强大的小胜,那个我一直憧憬着的小胜,我想要完全拥有你。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颤音可见是有多紧张。另一当事人完全处于出窍状态,爆豪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你……之前瞒着我的就是这个吗?求婚?”爆豪的声音里也有些颤抖,不过据某人所说那是被冻的并不是因为紧张。“是的,对不起小胜……”绿谷已经准备好被面部爆破了,可谁知并没有预料中的那样。“好啊,我答应你。不过是我娶你。”爆豪颤抖着伸出手。“白痴,你还愣着干嘛?戒指啊。” “小胜你脸红了呢。”“真啰嗦啊你。”绿谷捕捉到恋人微妙的表情变化,然后愉快地将那个刻了对方名字的银戒套进他的中指上。“你的呢?” “这里哦。”绿谷乖乖地举起自己的左手。
      他轻轻地牵起搭在栏杆上的爆豪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伴随着远方钟声的敲响,新的一年悄悄地来了。两只手握在一起,一样的对戒,那上面泛着名为幸福的光泽。















不到三千字的短打……新年嘛,就是要甜甜地过。瓶子在这儿给大家道句迟了的元旦快乐!新的一年里大家吃好喝好玩儿好,工作顺利,学习进步!

评论(1)
热度(1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