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瓶



喜欢睡觉和写东西

愿望是不长智齿以及世界和平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坑还没填呢……



头像是儿温/武云舒(螺画的)








在交往的过程中,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个变态这件事.JPG
























哟?还没走?我真的是一条搜掉的咸鱼,渣到死就是我,OOC到死就是我,有时会写东西称不上文手。希望能和更多的同好做朋友! !
 

《Cuddle (偎依)》

Cuddle(偎依)[唯一?这样好]
未来捏造,成年职业英雄。
 



大概是因为打不开链接所以再发一遍吧(其实这样多余)

















       一个下着雪的晚上,爆豪胜己无聊地仰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无非就是些新晋英雄的相关事宜罢了。他半阖着眼,自家的猫跳上沙发缩在他旁边,他看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光芒在他眼中变得温柔,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英雄人偶在执行任务时受重伤……”是猫儿踩上遥控器调大的音量。这倒是让半梦半醒之间的爆豪胜己清醒了不少,心想着「这混蛋废久又是怎么把自己弄受伤了,敢犯愚蠢的错误就揍死他。」他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然后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小胜……我回来了。”绿谷出久艰难地迈进门框里,因为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挂着破烂不堪的战斗服,血和雪化了的雪水也被一起带进来积在门口。爆豪胜己抬眸看了他一眼对他说:“我还以为你会残废躺在医院不省人事了,还能回来。”“诶……小胜好过分。”“行了,赶紧滚去洗澡。”爆豪嫌弃地看着地上的绿谷。“哦……”绿谷拖着疲倦的身体迈进浴室之后就是一阵水声。
       爆豪难得发呆,看着飘着雪的窗外,风将片片雪花卷起又将它们轻轻地铺在地面上。一会儿就听见停止了的水声,绿谷裹着浴巾走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小胜。”“嗯。”爆豪轻轻应了一声熟练地拿起毛巾开始帮他擦头发。看着比起小时候愈发显得成熟的脸,和那上面未愈合的伤口,他手上的力度放轻柔了很多。“所以,这次是什么。”“一起绑架案,被绑走的是一个幼童,敌人索要现金不然就撕票。发现人质的时候她眼里的那种求生欲真的……即使无法说话浑身被绑满炸药但她的眼神里就是在说‘求你救救我’那样小的孩子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欲言又止是绿谷一贯的作风。帮他擦干净头发,爆豪又走向旁边拿起医药箱给他上药打绷带。“嗯,我知道。”同为职业英雄他深知这一点,何况是天性如此的绿谷出久呢。
        他们是英雄,是为了打击罪恶的存在,但是英雄,他们不是神,不可能每次都会取得胜利也不可能每次都得以拯救人们,他们深知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哪次意外事故或是哪个罪该万死的敌人手里却依旧拼死地奔向前线。为的是各自心中的目标。
       爆豪看着因伤口裂开而轻微皱眉的绿谷放轻了动作,“行了,你回来了就没事了。别想那么多。”真的你回来就很好了。爆豪轻轻将绿谷拉进怀里用胳膊环住绿谷的脖子。
    “咚咚——”一声声坚定而有力的心跳传进绿谷的耳畔,他紧紧地搂住人的胳膊然后转过来面向他把头埋进爆豪怀里。瞬间被那股熟悉的味道环绕着,啊就如同小胜一样总是以他自己的方式给我安全感呢。他收紧了搂住爆豪腰的手,“嗯。”和着自己的,爆豪听到了来自绿谷的心跳声,一声声地‘咚咚——’啊,那个人在我身边那颗心在跳动。爆豪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怀里人乱糟糟的头发再将其揉乱,绿谷索性全然地放松了自己,闭上了眼睛。猫儿轻巧地跳上沙发蜷缩在他们身边,壁炉的火烧的正旺,窗外是飘着雪暗沉沉的天空。嘘,夜深了——










嘛——就是想写拥抱,拥抱有时候比亲吻更加有安全感(个人理解)是那种紧紧的抱很暖很有安全感的抱。顺便今儿坐标下雪了。OOC我的,他们他们的)

评论
热度(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