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瓶



喜欢睡觉和写东西

愿望是不长智齿以及世界和平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坑还没填呢……



头像是儿温/武云舒(螺画的)








在交往的过程中,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个变态这件事.JPG
























哟?还没走?我真的是一条搜掉的咸鱼,渣到死就是我,OOC到死就是我,有时会写东西称不上文手。希望能和更多的同好做朋友! !
 

《籍【五】》

等不到新的粮就自己产吧……大家好又是我。

      

      






          爆豪粗略地扫了一眼稿件,果真如绿谷所说的题目不好定,不过文章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绿谷在旁边不停地搓手很焦虑的样子。“担心什么你,名字我来想,赶紧写完便是了。”爆豪撇了一眼绿谷把手稿还回去。“真的吗?那还真是解决了个大事,谢谢小胜啦。”绿谷轻松地长吁了一口气。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于帮对方解决一些疑难杂事,这要是在小时候那可不得了。“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啊。”爆豪穿上外套准备走了的时候,被绿谷叫住了。“你等下,小胜。”绿谷拿着一副耳罩递给站在玄关的爆豪。“以后别忘了戴啊,今天耳朵都被冻红了。”爆豪又一次地怔住了,这家伙为什么老是这么,这么……总编辑竟然一时间想不出词来形容绿谷。 “……谢谢,再见。”“嗯,路上小心哦。”幸亏有耳罩才得以遮挡住爆豪渐渐泛红的耳尖。      
      回去的路上,爆豪一直在想出久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的呢?虽然像现在一样相处也不错。其实他已经很庆幸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得到改善,但他总觉得可以要求更多。他们现在算是朋友吗?还是单纯的工作关系?毕竟小的时候恨不得你死我亡,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大打出手。小时候的我们还真是十足的孩子气呢。想到这儿,爆豪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嘴角不禁扬起一个自嘲的弧度。另一边,手里拿着稿子的绿谷坐在沙发上发呆,望向窗外,正好能够看见爆豪的车离去的影子。小胜他,到底是怎样看待我的呢?希望他已经没有小时候那样厌恶我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吧。绿谷晃了晃手里的稿件,莫名烦躁地抓了一把自己如海藻般柔软的墨绿色头发,踢了拖鞋将自己深深地埋进被子里,双眼渐渐招架不住阵阵传来的困倦,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评论(5)
热度(8)
© /Powered by LOFTER